能力很差,谨慎关注,感谢您们。

【叶包】你是我等了好多年的那块砖

很短,胡说八道。

人的脑袋是世界上千万个未解之谜之一,长着眼睛鼻子嘴,谁也不知道谁脑袋装了浆糊还是成就天才的芒果汽水,或者沙子,砖头,烟屁股。

他闻到这样的烟味,眼前就长出一个人影来,叼着烟,稍微抬着头看着他,眼睛如此黑亮有神,倒映着电脑屏幕,正中间一个大写的“荣耀”二字。包荣兴觉得,自己的脑袋里肯定长了一大片的烟屁股,这个味道刻在他的反应神经上,他不知道人有没有这个东西,但是他确实形成了条件反射,叶修,烟,烟,叶修。

荣耀,叶修,沙子,流氓,叶修。

打游戏,叶修,网吧,叶修。

爱情,叶修。

为爱情鼓掌,还是叶修。

第一次在安慰小包荣兴的时候想到叶老大,还是叶修去苏黎世的那一年,开着空调,裹着棉被,包荣兴穿了个大裤衩子。他把手伸进短裤,摸到自己的器官,闭上眼睛的时候全都是烟熏火燎的场面,一双职业选手的手,叶修笑呵呵地说:“交给我吧。”

好,全都交给你。

啊,星星在闪,啊,太阳下山。啊,我眼前闪过你的脸,啊,我为你升起的喷泉。

当你身为一个被暗恋的人,而暗恋你的人心思像小奶狗一样单纯的时候,也会成为一种烦恼。叶修叹了口气,他都快看出来包子眨眼睛时掉出来的爱意。这不是恋爱脑,只是喜欢是一件平常的事情,是一件“我活着,我喜欢”的事。

根本和小奶狗没有区别。

他是那个肉骨头,包子是流着哈喇子还想把他藏起来的小狗。

汪汪汪,汪汪汪。

包荣兴:“老大,你周六有没有空啊?”

“哦对,周六我们有比赛的。”

“那老大,你周日有没有空啊?”

叶修:“没有的没有的,我还得抱小狗出去玩。”

包荣兴:“嗯嗯?老大你养狗了?我和你一起,什么星座的狗啊?老大你得养条水瓶座的,和你特别配!”

叶修:“是啊,我养的还真是水瓶座的。”

走在他们身后的苏沐橙没忍住笑出了声:“省省吧叶修,这可是大型犬,你抱不起来的。”

“我说沐橙啊,你的重点当瓜子嗑了吗?”

周日包荣兴还是去和叶修遛狗了,带着满脑袋烟屁股。“老大,狗呢?”

“是啊,真奇怪,狗呢。”

包荣兴:“老大,我给你写了一首诗。”

包荣兴:“我念给你听哈。”

包荣兴:“啊,你是一块砖,
                   啊,哪里需要哪里搬!
                   啊,能打boss能上天,
                   手拿一把,千机伞。
                   啊!老大!
                   你是一块砖!
                   我是一个小流氓,
                   我好喜欢扔板砖。
                   啊,你是我等了好多年的,
                   那块砖。”

风吹过他的发,他的眼睛,他的嘴唇。

叶修呼出了最后一口烟,打在包荣兴的脸上。

叶修:“我说包子,你这诗,沐橙教的吧?”

包荣兴:“不愧是老大,苏妹子帮我改了来着。不过最后一句可是我自己写的。”

叶修:“看出来了。”

他转身朝回家的方向迈出步子,声音传来的途中被风吹走了好几个音节。

不过包荣兴还是听见了:“好!”

叶修说,走吧,跟哥回家扔板砖去吧。

“不过你可得悠着点,我这块老砖禁不住几次拍,”他又点了一根烟,“所以说,能骑乘还是骑乘,我这个老腰呀,可不能跟打桩机比。”

啊,你是一块砖,
啊,哪里需要哪里搬!
啊,能打boss能上天,
手拿一把,千机伞。
啊!老大!
你是一块砖!
我是一个小流氓,
我好喜欢扔板砖。
啊,你是我等了好多年的那块砖。

评论(17)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