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很差,谨慎关注,感谢您们。

【黄包】文风调查问卷03-08

♂填坑。

♂小清新那个是15年感恩节写的……。

♂其实到07就完了。

3.KUSO(并不太懂这是什么文风,瞎扯蛋吗
“好的亲爱的观众老爷们大家好!这里是夜雨声烦,今天我来参加这个访谈哈,大家有什么问题就直接微博提问艾特我就可以啦。啊对了对了,我的微博是夜雨声烦不烦,欢迎各位汉子妹子基佬百合关注我。”

“那个……夜雨大大,好像我才是主持吧……”

“哈哈哈哈哈狮子座你个死话唠。”

“靠靠靠你管谁叫狮子座我有名字好吗,好好给我叫夜雨大大。”

“啊哈哈哈,两位关系很好呀,那么就请包子也……”

“诶我说主持人妹子你怎么不让我自我介绍呀?难道真像老大说得一样被狮子座买通了吗?狮子座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嗯那个……”

“君莫笑那个死心脏不要把所有人都想的和他一样猥琐好不好,本剑圣光明磊落堂堂正正,才不会干那种事情呢。”

4.少女或小清新
今年的感恩节和每一年一样,都没有什么存在感,毕竟那是西方节日。

但是黄少天是个恋爱狗,恋爱狗的必备技能是什么?就是把每一个节日,都尽可能地掰成情人节。这不是黄少天的初恋,但是这和初恋也没什么区别,因为剑圣大大之前所有的经验,在这个恋爱对象面前都没有什么卵用。黄少天的恋爱对象,叫包荣兴。

不过剑圣大大是一个不轻易服输的boy,所以他打电话约了异地恋的男朋友,准备好了爱心烛光晚餐,好好地收拾了一下自己装修了但是并不住的小公寓,抚平了床单每一个皱褶,万事俱备只差包荣兴。

黄少天完全不指望包荣兴玩浪漫,因为对方整个人就和浪漫这两个字不搭,他只能回忆一下之前的诸多节日成功或失败的经历来计算一下,这次约会的成功率。高铁已经到了一段时间了,黄少天没去接,他俩这样来来回回又不是第一次了,只是这一次包荣兴就是不到。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天全黑了,黄少天摆好菜了,也点完了蜡烛,包荣兴姗姗来迟。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黄少天整个人都很委屈,满脑子都是包子你给我等着等晚上本剑圣用剑好好教♂训教♂训你。

跑去开门的几秒钟里,黄少天一直在酝酿长篇大论,就准备等包子你开开门我就让你试试你男人嘴活有多利索不把你骂懵逼我就愧为让荣耀屈服的男人。

但是门开了的时候,包荣兴抱着那束卖相不怎么好看的花,什么品种都有,什么颜色都有,用一张高铁提供的报纸包起来的,一束花,他188的个头,脸还是被那束花挡住了。黄少天看着他卖相很好的男朋友那张卖相很好的脸从那束卖相不怎么好的花后面露出来,感觉整个话唠都被治愈了。

黄少天张到一半的嘴闭上了,他接过花把人拽进屋就是一阵么么哒。

“唔……狮子座我还没换鞋呢!”

“闭嘴!”接着亲。

“唔……狮子座你个禽兽!”

“………………”就得亲死你!

黄少天不是一个有少女情怀的小公举,但是他觉得自己心里开满了花。

让我遇见你,是我们给彼此最美的答谢。

感恩节快乐。

5.翻译腔(英国病人au
他选择留在别墅,和选择死亡没有什么区别。这个年轻的男孩,或者说男人,拒绝士兵时眼睛亮得像穿过烟雾闪烁的明星。士兵古怪地看着年轻护士带着不属于战争的笑容朝他们挥手,这个布满撤退敌军埋下的炸弹的地方,已经被放弃了,所有护士都撤离了,特别是男护士。战争时期的男护士,拥有体力和优秀的专业知识。士兵心想,他应该到安全区去,那里能得到更多好处,安全的庇护、管饱的三餐。

他们走的时候,年轻的男人,包荣兴正在把留给他的物资拎到别墅里面。

这个别墅,临时的医院,此时只剩下他,和他那唯一的病人而已。那是一个话多的病人,包荣兴喜欢听病人讲他还没有躺在这里时的经历。那些日夜兼程的路,倒下来能砸死人的参天大树,属于战争的,属于蓝雨的。

包荣兴从没见过这么话多的人,他兴高采烈地坐在病人身边,有时什么都不做,有时替他擦拭身体,在雨夜或是冷天,他也会钻进属于病人的被子里面,听病人气急败坏地嚷嚷几句,然后继续故事。这里只剩下他们了。

他们都抛弃了世界,以回敬被上帝抛弃的宿怨。

不过他们还没有被爱神抛弃,病人伸舌头舔过自己尚有感觉的嘴唇。高大的护士又在清点他们不太多的物资,他像没有参与过战争的孩子,也像没有见过死亡的天使。

而黄少天感受包荣兴的亲吻时,又偏偏感受到那滚烫的嘴唇,带着最残酷的希望,像窗外那棵不知死活的老树。

病人闭上眼睛,少见的沉默在房间里游荡。他想到自己见过的树和阳光,只要还有一点绿色,生命就会钻出地皮,爱情就会发酵。

病人哈哈笑了几声,努力移动了下身体,等着护士像以前一样带着点草笑嘻嘻地走进来。他已经听见了脚步声。

6.苏(这个苏到底是玛丽苏还是……)
玛丽苏:
黄少天从他50000平方米的大床上醒来,一望无际的草原……不是,一望无际的大床还是昨天熟悉的样子。黄少天换上衣服,开着旁边价值10000000000000美元的车,准备下床去厕所。

停一下,麻烦停一下.jpg

正经……也不苏:
认真比赛的包荣兴,黄少天身为蓝雨队员当然没有看过,于是在方锐悄咪咪问他“包子最苏的时刻”时,他不假思索地说:“做爱的时候吧。”黄少天当然不想说这个的,但是就像他和卢瀚文说得一样,职业选手们手比脑子快,在他们之中黄少天嘴也比脑子快一点点。

剑圣大大认真想了想那个金发小混混在床上的样子:那身漂亮的肌肉被汗水打湿,饱满的胸肌会印上指印和吻痕,还有让人羡慕的腹肌、身后漂亮的腰窝、挺翘的屁股……就连那张嘴,平时“包子嘴吐不出饺子馅”,此时此刻也只能随着自己的动作,发出不加隐瞒的呻吟声。

包荣兴在生活里,在比赛里,在街上,在床上,都是那个包荣兴。

只是床上的被打湿了。金色的头发变得湿漉漉的,漂亮的眼睛被欲望填满,抬起的下巴,滚动的喉结……而这些,都是他的。

方锐莫名其妙地看着黄少天突然爆红的脸和张着嘴说不出话的窘态,也是很迷茫。

黄少天还有说不出话得时候?

那是,剑圣大大的精力都给小少天了,就底下抬头那个。

7.一看就有病(这个我不用写,字里行间的有病
蓝雨宿舍的某一天,有着优秀职业选手素质的黄少天一如既往,准时在闹钟响起一瞬间睁开眼睛,迷迷糊糊之中下床。

只是他刚一踩到地,温热柔软的触感和一声熟悉的“啊!”就让黄少天瞬间清醒。“我靠什么玩意什么玩意!!”他一低头,就看见自己脚底下,踩着一个巨大、乳白色的、似乎散发着热气的,大包子。

黄少天:“……”

大包子:“啊啊狮子座你松脚!孩子要掉了!”

黄少天瞬间从“……”变成了“!!!”,他赶紧抬起脚把大包子拎起来,并清晰地看见,有一个地方,有点露陷了。剑圣大大秒懂:“怎么办怎么办,我去给你找块面堵上??”“啊不行不行,带肛塞顶到孩子怎么办。”

黄少天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也觉得现在这个场合十分古怪。

但是他的身体又像他的又不像他的,反正黄少天果断伸出手,捅进了包子破了点皮的地方:“我拿手指头堵上,绝对不会顶到宝宝!”

“狮子座你真厉害!”

“那是。”

“啊怎么有点舒服……嗯……”

黄少天惊恐地听着手里的大包子呻吟了起来。

……

蓝雨宿舍,黄少天猛地坐起来,快速地掀开被子和裤子。

黄少天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梦见自己指♂奸了一个怀着孕的大包子,还他妈梦遗了。

8.向原版致敬
(这个我,真的,不会写,跪着)

fin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