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很差,谨慎关注,感谢您们。

【Gradence】玻璃球(一发完)

假装自己没有看到电影最后的一代黑魔王先生,全程只有部长大人,温柔的也是,最后伤害Credence的也是。
预警:表里不一的傲娇GravesX看穿一切又不想醒过来的Credence。OOC到简直能当作与原著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来看。神经病意识流。
慎入。

玻璃球

他的眼睛像玻璃球,反射着注视者自欺欺人的故作冷漠。

正文

Credence的发型蠢爆了,Graves早就这么觉得。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年轻人竖着愚蠢的发型,多半源于他那个“母亲”的命令。长年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使这个哑炮拥有很适合他身份的瑟缩神态,无意识做着蜷缩的姿态,看向别人时低暗而显得阴沉的眼神。再配上他那个蠢爆了的发型。

十足的,百分之百的,属于纽约的下水道里的怪胎。

Graves自认为自己从来就是不是什么善人,得了吧,他在外人成功塑造了面前安全部部长严肃正经,实力强大的冷面绅士形象,完全不代表真正的他。

他十足是个刻薄鬼。Graves嘲讽地敲了敲暗巷的墙壁。

他在这里约了人,约了那个苍白的年轻人。Credence今天来得格外慢,Graves已经开始不耐烦了。他频繁地敲击暗巷的墙壁,一只手摩挲着魔杖的尾端,回想他抚摸年轻人时的触感。

Credence普通得不行,他畏畏缩缩的样子让谁看了都不会产生好感,连同情也只有那么一点点。Graves自己就是。他甚至在不面对Credence的时候对那人的印象都是模糊成某几个特征的。利用者和被利用者的关系在Graves这里从来泾渭分明,他愿意分出自己的温柔换取最接近默然者的消息。Credence绝对需要这样的温柔,这不是完全的欺骗,可能勉强归类进善意谎言。

Credence太弱小了,战战兢兢地生活在这个糟糕的时代,被来自多方的无形的手推搡着玩弄于时局之中,像麻鸡孩子手里的玻璃球。

玻璃球。

敲击墙壁的手指停顿了一下。

Credence拥有一双玻璃球一样的眼睛,嵌在愚蠢的刘海和眉毛下面。那双眼睛时常浑浊而昏暗,但Graves当然见过它们明亮澄澈的样子。在Credence遇见他的时候。

Graves能够通过那双眼睛感受到Credence许多没说出口的情感,畏惧,仇恨,茫然,渴望,敬仰,爱慕。复杂。他那个简单的小眼线拥有一颗他看不透的心,这颗心曾经一定和眼睛一样透彻,可怜生在错误的时代,如今满目疮痍就是最残忍的保护膜、遮羞布。Credence想什么,Graves从来都不知道。也许也根本不想知道。

慌乱急促的脚步声终于渐渐从远处传来,Credence穿着那身浆洗得笔直的旧衣服跑进小巷。

“我……来晚了。”年轻人将手不自然地背在身后,微微低着头。“很抱歉,Graves先生。”

Graves从自己的思想中挣脱出来,他露出Credence熟悉的温和神情。他伸出手轻轻托起Credence的脑袋,苍白的皮肤和他回想地一样依然是柔软微热的触感。Credence跟着他的动作抬起头,玻璃球一样的眼睛还带着没有褪去的惧意。

“她又打你了。”

“我……我犯了……”

“嘘……”Graves将大拇指压在Credence没有什么血色的嘴唇上,“伸出手来。”

Credence僵硬地伸出手,似乎抽噎了一下。年轻的手掌上皮带造成的伤口触目惊心,Graves马上看见年轻人眼中聚起一层水雾,懵懂地显露出稚嫩的恨意。他不自然地皱了皱眉,移开视线,伸出手开始治愈那掌心上的伤痕。Credence这次真正的抽噎了一下。

Graves用两只手捧住Credence的面颊,他的表情如同对着镜子练过一样,切换得完美无瑕。“你是不同的,Credence,她不允许你与众不同,我会帮你。”他停顿了一下,观察到那眼睛中露出的茫然和依赖,“你也得帮帮我。你得找到那个孩子,我们一起帮助他……你也想帮助他是不是?”

Graves太熟悉脆弱的灵魂接下来的表情,那灵魂的眼睛会发亮,沉浸在他描述的未来里,那双眼睛像折射了光线的玻璃球,明亮灿烂,一碰就碎了。

Graves也在那光中看见了Credence眼中的自己。

表情无懈可击的关怀和眼底骗不了他自己的冷漠。

他像触电一样放开Credence,飞快抬头看了看天色:“我该走了,Credence。”他又赶紧凑近Credence给了他一个拥抱,接着不等被拥抱的人反应就飞快地向巷子口走去,在即将消失在巷口的时候使用了幻影移行。

Credence待在原地,低头沉思了几秒钟。太阳已经落下去,他得赶紧回家了,也许今天又会挨打。Graves替他治好的掌心绝对不能被妈妈看见

他同样快步走向巷口,踏入大街时向家的方向飞奔。

他始终低着头,玻璃球一样的眼睛里什么情绪都没有。

他一点也不意外,因此也不算很是难过。

FIN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