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很差,谨慎关注,感谢您们。

掌心(一发完)

掌心

非常短,全程重复的词语,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慎入。

正文

他的掌心有斑驳的疤痕,隐藏在被治愈之后光滑的皮肤下面。

Credence喜欢缩在被子里舔舐自己的掌心。

他被魔法治愈的伤口总在发痒,这一点Graves表示从未有过同样的先例。那些瘙痒纠缠着Credence,他从来不曾和别人一样过,所以这样在妈妈——那个女人嘴里罪恶的伤口即使痊愈,也要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但是仍然不疼了。Credence盯着手掌想。

魔法。巫术。Credence着迷地紧闭着眼睛回想那个男人的模样。Graves先生。那男人身上充满成熟的魅力,温柔,蛊惑性十足,又带着十足的杀伤力。就像魔法一样。Credence见过的魔法,那根魔杖里射出光芒,Graves先生手掌翻覆之间移动的地理位置、痊愈的伤疤……

Graves抚摸过的掌心,在他治愈他的时候。Credence蜷缩在被子里,他呼吸一紧,假使此时屋里昏暗的光线正好打在他脸上,那苍白的脸上显露出雀跃而不安,那双眼睛总是湿漉漉的。

那是Graves抚摸过的掌心。Credence在心里念叨了一遍。

瘙痒顺着手掌蔓延至全身。

年轻人没有什么血色的双唇颤抖着张开,呼出一口暖气,一个红色的舌尖颤颤巍巍地伸了出来。那东西像它的主人一样哆嗦着,一点点凑近了手掌。掌心一片光滑。

柔软的触感。

Credence舔舐着自己的掌心。

他的眼泪莫名其妙地涌出来,他心里难得的平静。那是只有被Graves带到那个暗巷时才有的平静,他们二人相处,Graves治愈他并抚摸他。

他舔舐着Graves抚摸过的掌心。Credence第一百次在心里想到,那些瘙痒无法平复,他的口水不是止痒的药水。但他停不下来,或许瘙痒只是假想的借口。

Credence喜欢缩在被子里舔舐自己的掌心。

那是一个被抚摸过的掌心。

被Graves抚摸过的。

Fin.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