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很差,谨慎关注,感谢您们。

【黄包】喜欢得吐花辣(慎入 花吐症)

♂死也不要开坑了

♂一发完

♂复健失败,矫情文笔

♂花吐症

♂日常OOC全篇什么鬼

♂最后烂尾了,开放式结尾

第一次吐花是在兴欣全员去苏黎世观战的时候,包荣兴和罗辑一个屋,罗辑坐在床上噼里啪啦地打字,包荣兴一个人在厕所抱着马桶呕。

呼呼啦啦全都是带血的花。包荣兴不认识那些花的品种,被吓得一激灵。不过他倒是知道这是种病,从微博上看来的,上了热搜的,什么花吐症什么暗恋什么什么的,总之会死的。

罗辑在外面问:“包子你还没吐好吗?要不要我去找老板娘给你拿点胃药啊!”

包荣兴也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他一脸茫然地按下抽水马桶的冲水键,看着那些花被冲走,一边冲着外边喊:“小弟,你老大我的命可就放在你是手上了,快去快回啊。”

外边罗辑应该是翻了个白眼的,按照他一贯的习惯,然后就听到下床穿鞋的声音,开门关门的声音。包荣兴推开厕所门出去,往自己的床上一扑。花吐症,他摸出手机搜了一下,看见上面的解释,接着懵逼。他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谁——这不废话吗,但是他也十分清楚自己根本就没可能和对方在一起,更别提什么得到对方一个带着爱意的吻。有点难办,包荣兴迷迷糊糊地想,晚上兴欣的人和国家队的人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喝了些酒,原本他是有些量的,但是后来成了职业选手,就不再喝了,久而久之也变得比以前易醉了些。

罗辑回来的确实很快,陈果和唐柔的屋子在他们楼上,来来回回不过十来分钟,他细心地带了杯温水,将杯子和三粒胶囊一齐递给了包荣兴。“多谢啦小弟。”包荣兴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接过水,仰头咽了下去,结果因为嗓子眼细,有一粒没咽妥。这个晚上包荣兴就十分痛苦地感受着嗓子眼的异物感伴随着刚刚得知自己濒死的复杂心情一夜无眠。

包容兴这个人,认识的都知道,说好听一点思维跳跃,说难听点就是个怪人,再有不客气一点的可能觉得他傻觉得他神经病。但是这些只是认识他的人知道的,你要是问真的熟悉他的人,他们都说包荣兴这个人是个神人,不带贬义的那种。你见过最豁达的人没有他大度,你见过最聪明的人都没有他通透,有的时候叶修十分的阴谋论,他觉得包荣兴二起来的时候是真二,但是不二起来的时候思维跳跃,那就是保护壳了。什么是保护壳?有的人看起来冷漠,一颗炽热滚烫的真心在下面埋着;有的人滥情,其实心里面一抹白月光悬着比谁都痴;有的人——就跟包荣兴这种的,永远都是活泼开朗积极向上的,思维二逼举止逗逼时不时傻逼,但是没人看得透他。

叶修把这事和好几个人说起过,黄少天是最不信的。“就你们兴欣那个包子?叶修你自己心脏不要把所有人都看得那么复杂好不好好不好,这已经是荣耀职业玩家里面最好看懂的人了,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咱们穿着鞋呢,看不透他荣耀的路子还看不出来他人?”他一边手速极快地挑出所有秋葵炒肉里面的肉,一边不以为然地说。叶修没理他,啧啧嘴,显然觉得黄少天想得太简单了。

第二天包荣兴起床的时候感受了一把宿醉的痛,他稀里糊涂就倒过了时差,罗辑已经在洗漱了。他翻开微博,点开特别关心那一栏的分组,一个大V的账号,每一条微博都将字数用到了极致,时不时还要用上长微博,这些特征已经很明显把这人身份指向了黄少天。黄少天最新的一条微博还是在抱怨竟然到了国外叶修这个混蛋还要点带秋葵的菜,一边字数可观地指出秋葵到底有多么难吃。时间是在兴欣来到苏黎世三天前,这几天忙着适应和训练,剑圣大大都没有时间和精力打理微博了。包荣兴按着惯例拖动页面刷新,然后就产生了激烈的呕意。其实花吐症是一种很残忍的病。

喜欢一个人,这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可是喜欢得久了,憋在心里就成了一种绝症,这都不是最残忍的地方。最残忍的是什么?这么喜欢的人,喜欢了这么久的人,可是看到了就觉得恶心。这简直就跟最劣质残忍的“治同性恋”手段一样,让看着你生命里最美好的爱情,一边把呕吐的感觉刻进你的身体里,你还是喜欢,可是你的喜欢已经成了一种痛苦。包荣兴冲进厕所把一脸水没擦干的罗辑拽了出来,一边捂着嘴冲他挤眉弄眼:“小弟快出来!呕……老大要不行了!呕……”总之留给一脸茫然的罗辑一扇紧闭的门。

“什么鬼?包子你没事吧?”罗辑挠了挠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冲里面喊了一句,“我眼镜还在里面呢!”

还没等罗辑再说第二句,里面就传来了冲水声,包荣兴很快就推门出来,下巴上还滴着水,面色发白,看起来就跟其他宿醉的人一样。罗辑有些担心:“这么回事,你以前喝酒没这么厉害的反应啊?”“啊,外国酒可能劲大吧。”包荣兴眼神一黯,回答地干净利索,没让罗辑看出来又什么不同。他又往自己的床上一扑,还是保持把脸埋在枕头里的姿势。

那只是一个开始。

他喜欢黄少天还要从他们没有建立战队的时候,黄少天帮他们打本开始。感觉这东西就是挺玄的,包荣兴出声去调侃他星座,知道他是狮子座之后哼起的歌,那首歌他也不是非常喜欢,可是现在几乎就成了他的口头禅。叶修告诉那时候的苏沐橙,说那人叫少天,唐柔没有在意,包荣兴缺莫名留了个神。之后网上一搜,荣耀,少天,很容易就搜出一个黄少天。他对这些名人不名人真是没什么热衷,但是还是记住了这个人的模样,名字,战队——那个时候这些数据就只是一连串数字,他还没什么概念。

就是这样,一开始一点点的关注,一点点汇集成海。

兴欣战队在苏黎世后来的事情,在包荣兴的记忆里都是很模糊的,他记得中国如愿以偿拿到冠军,记得老板娘又一次哭成狗,也记得周围很多人欢呼呐喊。但是最清晰的只有黄少天这个人。

他哭了。包荣兴坐在罗辑旁边,自己念叨了一句。“你说什么?!”会场很热闹,罗辑转头疑惑地冲着他喊。他摇摇头,扯起一个特别大的笑容。

后来国家队就回国了,黄少天跟着蓝雨的人直接回了G市,包荣兴的病好像就好了好多,他还是没被别人发现,可能是他平时跳脱惯了,谁也没有“包荣兴喜欢一个人喜欢得吐花了”的意识。后来包荣兴从陈果那里知道了很多得过花吐症的人,比如那个陷害自家老大的刘告啊,比如那个轮回的副队长江波涛啊,比如他们队的点心大大方锐啊……甚至有一天包荣兴撞见老魏抱着马桶吐得昏天黑地,老板娘走过去揪着他耳朵,也飘出了几瓣花。然后他就知道老大和刘告在一起了,轮回副队长据说也和他们队长在一起了,就连老魏也有一天递给他一张烫了金色花纹的红色请柬。

都与包荣兴无关了。

直到有一天兴欣对上蓝雨的一个客场,G市阳光明媚,天气不怎么冷,昨天打完比赛之后,他们约出来一起吃饭。包荣兴大大咧咧地走在前面,勾着黄少天的脖子让他带他们去吃好吃的,突然连续咳嗽几声,打断了好几个人说话的声音。“诶呦口水呛到了!”包荣兴又挤眉弄眼一副痛苦的样子蹲下身,其他人愣一下,嘲笑了几句就继续往前走,黄少天站在他身边,眼看又要张嘴。“哈哈哈哈你蠢不蠢这都唔……”

包荣兴给了黄少天一个吻。

黄少天呆滞地看着包荣兴站起身向前走的背影,皱皱眉摸了摸嘴唇,包荣兴蹲下的那个地方,花败的十月份,几朵不知名的花被风吹得花瓣乱颤。

黄少天好像懂了什么,他抬头,只看到包荣兴逆着阳光一个特别装逼的背影。

那个背影颤抖了几下,好像是咳嗽了几声,捂着嘴,跑了起来。

fin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