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很差,谨慎关注,感谢您们。

【黄包】我觉得我的道侣脑子有病01

♂一时间文思泉涌【并没有什么卵用】作者脑子真的有病而且我真的超级话唠写起黄少简直有如神助【也并没有】

♂给包子和叶神开了完全没有逻辑性的恶俗金手指

♂并不是正统修真小说

♂我知道写得像狗屎一样orz

♂我总把灵根打成龙根有的要是没改过来求指出orz是我污,我污

♂莫较真因为作者虽然不是随便的人但是作者写东西的时候随便起来不是人orz

♂我知道自己so不负责任请不要大意地揍我_(:_」∠)_

♂不排斥以上正文如下【亲免费揍作者揍一送十哦ヽ(´・д・`)ノ

01

元婴老祖黄少天是蓝雨仙宗几百年难遇的天才人物,未过两百岁就已经顺利结婴,更是难得的变异单灵根冰灵根,且早早明悟了剑意巅峰,哪怕在战力惊人的剑修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话说那黄少天在突破元婴中期的关头摸到了壁垒,于是外出历练,这一走便走到了他的一个旧友叶修的门派所在之处。

这叶修更是比黄少天还要天资卓越之人,如今也不过三百道龄,竟是已达到了元婴期的巅峰,而且同黄少天这等单灵根剑修不同,叶修五根俱全正是下下品灵根,且不论法修之神通,剑修之剑意,符修药修诸多大能,他竟然都有涉猎,在一方世界中也是独一份的人才。

是的,叶修就是那种你们看过的修真小说里面的一种人物,主角,而主角,有一种是穿越来的。

然而我们的主角并不是他,黄少天恰逢此处,他知道前段时间叶修被人所害退出之前的师门嘉世仙宗独立,且集结了几个天才自称兴欣门,自然要来打扰一番。

于是,兴欣门内……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出来出来出来出来!你这无耻老贼上次本剑圣还没使出绝招你就跑跑跑跑跑跑!快点来战,让你看看本剑圣的剑意!来战来战来战!”一蓝衣青年背着把剑在一与众仙宗比起来颇穷酸的建筑外喋喋不休,正是黄少天。

那门里似乎传出一懒散叹息,不多时一人推门走出,竟然不像寻常仙修老祖踏虚空而行,而是一步步像凡人一样向黄少天走来,他之后跟着一个高大青年,境界似乎只在筑基巅峰左右,但是一头金黄色的头发极少见,似乎也是所练功法的缘故。

“老大老大,这是来踢场子的吗?”只见那青年未等红衣的叶修开口已经眼睛发热张口问到,聒噪程度似乎不比黄少天差多少。

嗯,这才是主角。

“老大,放心让我来!”说着似乎就要向黄少天飞去。

“慢,慢着,包子,你打不过他的。”叶修略扶额,拉过那青年,指着黄少天同他介绍,“喏,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有个朋友要来,就是他,黄少天。”说完又指着那青年对黄少天说:“包荣兴。”包荣兴一听是老大的友人,马上收起从怀中掏出的物件冲黄少天一笑,接到:“叫我包子就行。”

黄少天在看到包荣兴的一瞬间,就感到了不妙。但凡修真之人,特别是仙修,对于同自己仙途有关之人总是提前有所预料的,特别是他还遇到了叶修,当下更是小心,生怕背着心脏之人坑到。“哟叶修,还叫你老大,你这是从哪里收到的小弟啊?你是不是把人家骗过来的,看看这为你马首是瞻的样子,该不会是你坑蒙拐骗来得吧。”黄少天撇了撇嘴,一张口就又是接连不断一阵嘲讽。叶修还是一副懒懒的样子,看起来颇散漫,他站在高处,此时低头看向黄少天更显嘲讽,竟是生了一张在黄少天看来看起来就欠扁的脸:“烦烦好久不见啊,文州真是好脾气,就凭你这张嘴他还没把你逐出师门,在下真是好生佩服啊。”“你滚滚滚滚滚滚,你才是烦烦,师兄待我极好,哪里是你这种奸诈之人胡说八道的!”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不过他同叶修关系极好,这样的言语比起说起来也只是调侃并不带有恶意。一旁包荣兴神色迷茫,不知道他们聊得什么,只是在知道黄少天名头之后神色并未有什么异样,让黄少天颇为诧异。这倒也不是他自视甚高,他的名号在此方世界不说家喻户晓,但是只要说起蓝雨仙宗冰雨剑圣黄少天也很少有人不知道了。

然而包荣兴就是不知道。

一般这样不按常理来的人都是你能想到的那种人物,是的,包荣兴是主角。

说起包荣兴,这个人和不知道另外哪个故事的主角叶修一样,他也是穿的。包荣兴穿越的方式是这样的,有一天他刷着日常揍着隔壁街来挑事的小流氓,突然就被人一板砖从背后偷袭了,然后……然后他就在这个遍地修士的世界醒了。包荣兴是带着自己的身子穿过来的,已经是二十多岁青年的模样了,索性遇上了看见这人衣服分外眼熟的魂穿的叶修,于是给带回了兴欣门,测了测灵根果不其然也是身怀灵根的修仙之体,灵根也和叶修一样,不过他好歹是个流氓,比上辈子死宅的叶修武力值多上一点点。

叶修魂穿到某大世家被判定了下下品龙根后踢到了某门派当个侍从又被踢到秘境里当替死鬼竟然劫后余生得到某传奇功法领悟高深道法再出现已成元婴带领嘉世仙宗一众天才横扫某仙道联盟大比蝉联三届一举扬名又遭奸人陷害脱离仙宗另成立兴欣门……总之不带符号不掺假的主角之路,说这么多就是想说,叶修也是包荣兴的外挂之一。

包荣兴莫名就从叶修手里拿到了一部十分合适的功法,配合他前世流氓经历更是事半功倍,那功法偏向练体,于是包荣兴就光荣地成为了一名体修,专攻……流氓之法。

那边黄少天还在不停约战,嘴不停下,吵得叶修脑仁疼。“好了好了拔剑吧。”叶修叼着根烟叶应允了,那副模样看在黄少天眼里更是使他战意高涨。

“你竟然答应了!不成你好不容易不耍赖不磨叽,这次比试一定要定下点彩头,看本剑圣不把你砍得苏沐橙都认不出来。”

“彩头便彩头。”叶修点头。

“我也不欺负你,彩头就你定吧,反正我也不怕你。不过你可想好了,我和别人一场比斗就是几十万灵石,你要是手头拮据就和本剑圣说啊,本剑圣可是宽宏大量的人。”

“那好,那就不赌灵石。”

“……………………………………”

“就赌一件事吧,”叶修偏头看了眼已经神游天外的包荣兴,“谁输了谁就给对方的同门筑基后辈当老妈子吧。”

“你果然厚颜无耻竟然要我去帮你们培养人才!”

“哦?少天这是不战就觉得自己输了?”

“滚滚滚,老妈子就老妈子,也不能老妈子一辈子吧,就到结丹为止好了,两个大境界这也足够长了吧。等你输了我就要你为我大蓝雨仙宗的优秀弟子劳心劳力,你可想好了啊叶修。”

“就如此。”

黄少天撕裂虚空离去的时候没有发现,叶修嘴角向上一提,露出了和往日同他绑定嘲讽笑容不一样的狡黠笑容,若是黄少天发现了,一定大爆语速来描述这笑容暴露出来这人到底有多么心脏。

然而他并没有发现。

不过包荣兴发现了。

“老大你刚才那一笑真是帅爆了!简直就是标准反派大boss的笑容,看得我都浑身发凉。”

然而他发现了又有什么卵用呢。

TBC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