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很差,谨慎关注,感谢您们。

【叶包】你有一个故事想讲给别人听(一发完)

♂全程瞎矫情ooc真的ooc非常ooc预警

♂可能把包子写成了脆弱的弱逼我有罪

♂奇特的第二人称

♂一发完

♂没看完就觉得或者看完才觉得这写的什么jb玩意可以任意打作者,别打脸(´・ω・`)

♂作者傻逼错字可能非常多

♂都可以接受正文如下

你不是第一次玩游戏,打游戏也能算一种职业听都没听说过,是没遇到过游戏打得这么好的,但是老大不是只有一个。

你们披荆斩棘地站在赛场上,披荆斩棘拿到那个冠军,然后你众多老大的其中一个就走了。

那是你最喜欢的一个。

你记得你们全队的人站在飞机场目送你老大离开,你看着飞机起飞,老板娘在抱着战队的两个妹子抹眼泪,你想,慢点飞,慢点飞,飞远了你们这些地上的人就看不到了。你问老板娘她为什么哭,老板娘问你你不难过吗,你说难过她为什么不给他买火车票啊那不是能让他走慢一点吗。老板娘一愣下意识回应那不都是离开吗。你也一愣,感觉心被插了一刀,有点疼。你说对啊老板娘真聪明。

那不都是离开吗。

那个夏天很炎热,你心里总是一想起来这句话都觉得冰凉冰凉的。

后来你又看到他是在苏黎世,老板娘花了大手笔带了你们整个战队去看决赛,他没有什么变化,脸还是虚胖的,人还是嘲讽的,荣耀还是照打的,冠军还是照拿的,不过没有抽烟,因为场馆禁烟,你看到他含了好多薄荷糖。他完美的双手捧着一颗又一个莹绿色的糖塞进嘴里,你看得莫名有些燥热。你心里面那道被误伤的伤口好像痒痒的,不舒服。你伸手搓着胸口那个位置,越想止痒越是难受,那种感觉一点一点占据了你全部的注意力,你越搓越使劲却无论如何都不舒服。就像忘记了一件事情你拼命想让自己不要去回想,但是你忘了什么的事实一直在你脑海里让你主动的折磨自己。为了一个缥缈茫然的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某件事情。

“包子啊,想什么呢啊。”

“老大!”你没听见他的问话。

“我问你想什么呢啊。”他又问了一遍,大概是见到你沉默深思的时候实在是太少了。

你仔细想了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啊老大我忘了,真可惜。”你惯常用这种方式混过去。

他一直也没法完全知道你的思维方式,所以也没有提出什么其他的问题。

你很困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你小弟,他听完之后眼镜后面那双眼睛瞪得比发现老魏的烟灰出现在花盆里时的老板娘的眼睛一样大。

“你你你你你你喜欢队长?!”

“什么呀我不喜欢苏妹子啊。”

“哦哦我说你老大。”

“这就是喜欢吗?”

你得到了你从未想过的一个答案,你仔细想着你们相识的过程你们相处的每个片段想象如果你们在一起之后每一个亲近的场景。你想念他,不是小弟对一个优秀的厉害的牛逼的老大的依赖。你那天晚上做了两个梦,一个是春梦,你被一个男人压着亲吻,两个人都赤裸着身体,你模糊地感觉到自己像躺在柔软的被子里面,舒服得不想醒来;一个是噩梦,就在你释放之后你梦到自己站在飞机场,你站在人流中间抬着头,一架飞机起飞,你眼眶里面的水流下来,流进了你嘴里。你一下子就吓醒了,觉得自己要尿床了,结果只摸到了湿凉的白色浊液和眼角的泪。

你好几年都没哭了,打架疼了没有,拿冠军了没有,送老大走那天也没有。你一跃而起开电脑噼里啪啦地敲击键盘,搜索你的星座和你老大的相配不相配。你看着双子和水瓶那个天作之合一个人傻乐。

你喜欢他。

你十分愉悦地接受了这个设定,觉得十分带感。

第二天你们一起坐飞机回去,飞机场,上一次你看着他离开,这一次你和他一起走。

你喜欢他。

“老大老大我们坐在一起啊!!”

“行啊。”

回国之后你们又分开了,你总想去找他,又总想着他多么在意这个战队,而你是他在意的东西的一部分,你总是走不开,他很少会回来看你们,还玩着荣耀,但好像一下子就存在在两个世界。

你给他刷过屏,在QQ在荣耀里面,在他终于有了电话之后给他打电话,说过很多次“老大我喜欢你啊”,他都当作玩笑话。

你以为他知道你是认真的。

直到有一天,那已经过了几年,你的手受了伤,大概是在网吧看场子的时候结下的仇家,你再也没法当职业选手了,你又看见了他,他从北京连夜赶过来。你不是不难过,你也喜欢打荣耀,更何况你知道你喜欢的他多么喜欢荣耀,你多么想要跟着兴欣走下去,可是你看见他的时候就笑了。你躺在病床上明明只有手受了伤却还是被老板娘安排了住院。你看见他又重复了一遍你的告白。

“老大我喜欢你啊!”

“包子。”他叫你的名字,他还是没怎么变,虚胖脸打荣耀,也没有抽烟,因为医院禁烟。

“老大双子和水瓶是天作之合哦!”

“包子。”

你好像看懂了他眼睛里面的难过,你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

“老大,你低个头呗。”

他低下头来。

你亲吻了他的嘴唇,又说了一遍,声音压的很低,不像你平常的样子,你看起来很失落确实也很失落,你的嘴唇擦着他的:“老大我喜欢你啊。”

他加深了这个吻。

“我知道。”

(然后你们干了个爽x)

后来他带着你去了b市,你们在那里生活下来,你手伤好了之后在你们战队公会里安顿下来欺负网络玩家,然后安心当作金屋里面藏的那个娇。你知道了很多你原本不知道的事情比如后来他每一次离开你的时候都坐着火车选择最缓慢的方式,比如你每一次表白他都细心地记在心里截图录音然后一点点摆平一切阻扰你们的东西。那天晚上你一如既往地热情,但是亲吻他的时候你哭了。趴在他的怀里,尽管你比他还要高,哭得像个孩子。还是个熊孩子。

第一年你没有见到他除了弟弟之外的家人,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着拍了拍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男人,自来熟地叫着弟弟以后我就是你姐夫了啊。然后晚上被折腾的第二天下不来床。

第二年你见到了他的父母,你没有任何压力的跳脱难得得了他父母的芳心,于是那一年你们的春节都在一起过了。

第三年第四年第五年第六年第七年第八年第九年第十年,后来你们一直在一起,你也会跟着他各个国家跑,职位是国家队领队特别助理,你们的关系公布到了整个联盟,吓得冯主席吃了一大把药。

最后的最后,你想讲个故事给别人听,离开得快慢都是离开,但是一个人慢点走才能给另一个人赶上的机会。

你梦到那时梦到的机场,飞机起飞你流眼泪。

然后有一个人抱住你,没有你高没有你壮但是给你一个家。

你讲完了一个故事,他亲吻你的时候你闭上眼睛,他的泪“啪”地砸在你的脸上。

晚安。

FIN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