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很差,谨慎关注,感谢您们。

【黄包】你还是选择相信他(一发完)

你还是选择相信他

我小叮当今天就要写一篇虐文!(不存在的)
黄包,可能有一点薛定谔的叶包成分,ooc,请避雷。

00
“你还是选择相信他。”

三个人在房间里,其中一个打破了漫长的沉默。这句话出现在各种各样的狗血小说中,它的出现意味着一场三人的电影,一个最终受伤的人。

说出这句话的那一个从未想到自己会是出局的那一个。

包荣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低下头摆弄自己的手指。叶修夹着一根点燃了却没有吸的烟,抬头看向说话的黄少天。

“你还是选择相信他。”

黄少天又重复了一遍,他从来没有过这样扭曲的表情,像是咽下难以下咽的石子。痛苦的表情不适合他。

尽管黄少天的表情死死盯着那个装作不存在的包荣兴,眼神都快在他身上烙下一个标记,包荣兴还是没有抬头。他肩膀抖动,但没人看见他的表情。

01
这场对峙的开始也许从联盟突然的假期就已经开始了,假如没有假期,他们都不会闲下来;假如他们还忙着训练,黄少天不会想要来H市见包荣兴;假如他没有来见包荣兴,就不会见到叶修;假如他没有见到叶修,就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一切事情。

蝴蝶的翅膀尚且掀动一场飓风,人类的每一个念头微妙的偏差组合成上亿个不同的故事发展。但缘分,或者命运,确实像无形的手,驱赶着故事的角色在这一秒做出这一个选择。小到一杯咖啡多加的一勺糖,大到一个毁灭性的灾害,或者现实一点,促成此时的修罗场。

沉默是今日的兴欣会所。

沉默也是黄少天。连“………………”都没有。

悄悄讲一个鬼故事。

02
回想一下刚到H市的时候,黄少天似乎仍然记得那一天下飞机时旁边站着的空姐制服扣子没扣到最后一颗,来兴欣的路上见到了四个背一个款式不同颜色书包的学生,见到包荣兴时拥抱的时间有1分23秒。

最后一个是编的。

这一切发生在两天之前,他兴冲冲地冲到另一个城市和爱人卿卿我我,为爱鼓掌,现在却问出了那个字字诛心的问题。

“你还是选择相信他。”第四遍。

叶修绝对挑眉了,每一个动作都是在炫耀自己的胜利。

黄少天握紧拳头,难以下咽。难以下咽。

他不能哭,绝对不能。

03
信任危机的出现总会伴随着某些征兆。

莫名其妙的账单,衬衫上的口红印,陌生的古龙水,不再稳定的作息时间……这一切都没发生,连他们每天鼓掌的次数都格外稳定。

彼此都很满意的频率和强度。

也共同期待着不同的花样,在这方面有一点小小的分歧,情趣。

可是包荣兴没有相信黄少天。

04
包荣兴说:“我相信老大。”

这完全是他能说出来的话。

这就是他。

05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事实上……我知道。”

“………………”

“狮子座……”

“你怎么,忍心?”

06
包荣兴垂着脑袋昏昏欲睡,昨天晚上没有训练,老板娘准备了一桌豪华大餐,甚至买了两箱六瓶的啤酒。

他是真不知道叶老大沾杯就睡,还高估了自己的酒量。对瓶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职业流氓包荣兴先生已经习惯了没有酒精的日子,酒量一去不复返。

不过叶修神奇的酒量还是很……一言难尽。包荣兴亲眼目睹这桩惨案,洗了洗劝酒的那只手,打死也不提这事。

这个时候你黄少天出来说“叶修千杯不醉,你信我”……信你个狮子座流星雨呀。

07
不过剑圣大大咽秋葵的表情太惨了。

包荣兴很是心软,和心脏黄签下了很多不平等条约。

比如以前他们试过一次的那个背入式,宇宙无敌深的那个姿势。

08
赌真的不是一个好习惯。

黄少天当然没有这个习惯。他也十分冷静,很难被套进一个陷阱里,就连愚人节的恶作剧也能轻易躲过,对付叶修自然也得心应手——才怪。

机会主义者遇到叶某人时难以冷静,这在之前不是个问题,但任何一个人也没法冷静面对自己爱人的“梦中情人”。

啧,读作老大,但论提起来的次数和语气中深深地崇拜,这两个字在黄少天那里也读作“梦中情人”。

叶修说:“你猜包子会更相信我们谁啊?”

黄少天毫不犹豫:“当然是我啊!”

叶修啧啧啧:“打个赌?”

黄少天拍案:“输了本剑圣直播吃十斤秋葵!”

叶修鼓掌:“厉害厉害,不愧是剑圣大大。”

剑圣大大某一次回想起这件事,仍然记得自己既没有听到叶修的彩头,也没有事先商量过到底赌什么。

当他愁眉苦脸地对包荣兴说自己知道的瞎话时,他已经想起了秋葵黏黏的表皮。

论心脏,他当然输了。

09
他当然没有吃完那些秋葵。

黄少天是个优秀的机会主义者。

他不仅用伤心的表情调动了包荣兴难得的同情心,解决了秋葵的同时还和他换了不同的鼓掌姿势,玩了好几个play。对,特别是那个背入式。

包子叫得又骚又浪,吐馅吐到满腹乳白。

叶修可能也料到这个了,他大概是在报包荣兴劝酒之仇,顺变坑了一把黄少天吧。

啧啧啧,心脏哦。

fin

评论(5)

热度(62)